2014年05月21日

深圳成立公共安全研究院拧紧“安全阀”

  哪里人口密集火灾多发,哪里建筑老化有沉降风险,哪里土质疏松容易滑坡,哪里地势低洼逢雨必涝……日前,记者在深圳市城市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看到,不论是危险化学品、建筑施工、火灾等17个行业领域的事故灾难,还是洪涝、气象、地质等7类自然灾害,只需要一张深圳地图就能查询,不同的风险等级被标注上红、橙、黄、绿不同的颜色,一目了然。

  与一般研究院采用事业单位模式不同,深圳市城市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下称“研究院”)是一家国有企业。“企业在体制机制上相对于事业单位较为灵活,在项目落地和人才吸引方面,有较强的优势。”研究院院长倪绍文向记者介绍。

  经过近40年的快速发展,深圳的城市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伴随经济总量和人口的快速增长,城市规模与资源承载能力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公共安全隐患日益凸显,给人民生活和城市发展带来不利影响。这促成了深圳市城市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的成立。

  2016年1月,研究院正式挂牌,从事城市公共安全前瞻性、基础性、综合性研究,业务涵盖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和社会安全等城市公共安全领域,提供风险评估、监测预警、事故勘查、应急救援、政策研究及宣传教育等城市公共安全的咨询服务和技术保障,履行政府公共服务职能。而研究院的企业性质令其体制机制更为灵活,在项目落地和人才吸引方面有较强的优势。

  “目前研究院的定位是和市场机构错位发展,用宏观视野去综合考虑城市公共安全问题。市场不能做、不愿做的,我们做。但研究院在补城市公共安全短板的同时,也要提升自身研究水平,对接市场需求,最终走向市场。”倪绍文说。

  近三年来,研究院围绕住建、消防、交通、安监等37个研究方向,开展安全风险评估,初步绘制了全市风险一张图。研究人员通过定量和定性的评估手段,在深圳识别出213类风险。其中,不仅有高层建筑火灾这类人们熟知的“灰犀牛”风险,还有不少像新型制冷剂燃爆这类令人意想不到的“黑天鹅”风险。

  一直以来,高层建筑火灾被认为是城市里较高等级的风险。深圳市应急管理部门一位负责人此前告诉记者,目前深圳100米以上的高层建筑几乎已是随处可见,而消防车的救灾能力大多不到100米。高层建筑一旦发生火灾,外部救援难度不小。

  研究也让一些尚未引起人们普遍关注的“黑天鹅”风险暴露出来。研究院工业安全与卫生部总经理赖小林告诉记者,现在有一种由丙烷和异丁烷混合而成的新型制冷剂进入市场,虽然国家出台了相关标准来规范这种制冷剂的使用,比如制冷剂充装达到一定重量,相关的制冷设备就必须进行防火防爆改造,但是他们在对一些燃爆事故的调查过程中发现,新型制冷剂的安全管理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如果大型商场、酒店、写字楼的制冷系统出现故障,制冷剂发生燃爆,会酿成较大的伤亡事故。目前,我们已经着手对这方面开展研究。”倪绍文说。

  在最新科技手段的帮助下,深圳市的公共安全监测工作逐步走向细致化。合成孔径雷达干涉技术,简称InSAR,是一种用于测绘和遥感的雷达技术。在研究院,InSAR技术被用于高风险建筑物的监测工作。倪绍文说:“InSAR技术可以精确到毫米级,一旦建筑物发生细微变形,卫星采集的数据就能够反映出来。”

  城市公共安全风险复杂繁多,任何手段和措施都不能确保风险防控“万无一失”。群众参与是提高风险预防效率和质量的重要方式。研究院正在开发一个平台,推动市民参与风险识别。如果市民发现楼房存在开裂、瓷砖脱落等异常情况,可以拍照上传,研究人员把这些信息与InSAR技术提供的数据进行比对,将能更准确地评估目标建筑物的状态。

  这也反映了深圳加强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的一个重要思路——科技手段和市民参与相结合。

  2018年,研究院牵头成立了安全义工联合会,在三个月时间内培养了安全义工导师30名,吸纳安全义工约5000人,并对约2000名公交车司机开展了司机乘客冲突化解与紧急救护知识培训。研究院还发起设立了深圳城市公共安全基金,首期筹集资金100万元。依靠这个基金,目前深圳东部公交公司的公交车上已经配备了100台自动体外除颤器,用于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

  2018年,研究院的队伍从140人壮大到223人。倪绍文说,2019年研究院要在风险评估、智慧建造、消防安全服务等领域探索市场化运营的发展机制。

  “2019年的重点工作,一是要直面超高层灭火救援装备全球空白的难题,推进灭火救援装备专项科技攻关;二是要开展前海填海区高强度开发安全风险专题研究,搭建前海高强度开发建设工程智能监管体系。”倪绍文介绍。

  这只是深圳拧紧城市管理“安全阀”的一个缩影。复杂繁多的公共安全风险下,政府各部门和社会各界都在发力。

  在城市公共安全管理上,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理应首当其冲。例如:深圳市国资委出台了《深圳市属国有企业安全管理暂行办法》,要求企业足额提取和使用安全生产费用,加强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设施管理,尤其是把安全投入视同利润,对企业安全科技成果应用支出,科技研发、收购创新资源、模式和业态的创新转型以及建设国家级安全创新平台和制定行业标准的投入可在业绩考核中视同利润,激发了企业的积极性。

  但面对多且杂的公共安全隐患,更需社会各界主动发挥自身作用,才能防患于未然。“研究院成立以来,虽然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但识别出来的风险能否真正发挥预防作用,关键还是要看整改是否落实到位,整个安全管理能否形成闭环。”研究院宣教与信息中心副总经理修文群说。

  倪绍文说,城市公共安全管理,要解决“看不到、管不到”问题。要发挥社会力量,群策群力,让风险看得到;政府部门和各风险主体要积极推进整改措施,让风险管得住。只有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共同防范,才能拧紧公共安全“安全阀”。记者 赵瑞希 陈宇轩

  安排员工超时加班违法 “996工作制”是否合法新闻链接 近日,某电商公司宣布,未来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日正常工作时间调整为9:30至21:00,遇紧急项目一周工作六天且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这一安排引发员工不满。那么,这种企业自创的“996工作制”是否合法,企业又将承担哪些责…【详细】

  生态环境部:重特大或敏感环境事件5小时内要发布权威信息《通知》要求各地要做好领导“AB”角带班和24小时值守,进一步明确应急值守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获取突发环境事件信息,并按规定做好信息报告和通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