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12月6日,在大庆油田采油二厂第一作业区南八联合站增压岗的外输天然气计量间里,几名员工正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他们要在天黑前将天然气外输计量装置校准到毫厘不差。

  13时45分,增压岗班长郭海英整理数据时发现,该站日外输天然气量从16万立方米,接连几天降至12万立方米。她警惕起来,拨通了作业区调度室的电话。得知全区各采油队中转站来气量没有变化后,郭海英向副站长王学军汇报情况:“中转站来气量不变,岗位上运行的空气压缩机台数也没变,而外输天然气量却降低了,会不会是计量装置出了问题?”

  王学军接到汇报后,立即带领维修班员工赶到现场。他先打开孔板流量计下方的放空阀门,发现只有少量气体从放空管口排出。接着,他开始观察孔板流量计前后压力,发现前后压差很大。“是连接孔板流量计和压差变速器的引线管堵塞了,必须立即处理,不然将影响外输天然气量的精准计量。”接到指令后,大家立刻行动起来。维修班员工王海波小心翼翼地将引线管拆卸下来,在尝试用铁丝通、用汽油洗、用扫线风顶等方法后,引线管仍无法疏通,抢修陷入僵局。

  “给引线管的堵塞部分做个移植手术不就行了?”修旧班班长沈加刚的提议令大家眼前一亮。他先用细铁丝插入引线管内寻找堵塞位置,做好标记后,再用钢锯将堵塞段切割下来。接着,他找来一根四分管,依照堵塞段的长度、管径和形状,用他发明的液压弯管器重新制作了一段引线管。只见他将四分管两端固定在液压弯管器上,随后用液压千斤顶的顶举头托住四分管,通过不断下压千斤顶压把,使四分管逐渐弯曲成标准弧度。

  15时45分,沈加刚开始给引线管做“移植手术”。只见他举起焊枪,在管线接口处轻轻一点,焊点变红,焊条熔化,四分管与引线管焊接完毕。由于孔板流量计靠近墙壁,操作空间十分狭窄,王学军不得不横卧在计量装置下方安装引线管。输气管线温度很高,才短短几分钟,王学军已经热得汗流浃背。16时35分,引线管终于安装完毕。王学军摁下孔板流量计开关,只见电子表盘上的数字开始增加。经过仔细调试和校准后,天然气外输计量装置又恢复到精准状态。这时,王学军松了口气,说道:“跟生产有关的事情必须斤斤计较,马虎不得。”